西安更牛80后,别墅论亩狗窝78平,然而塌方了!

2018年11月07日 酒窖常识 106 views

上一篇文章中,蛋总提到了西安怪事多,其中包括西安高新控股这个资产1270亿的国企,任用了80后任董事长,以及90后甚至95后任董事。

目前官方的说法是三人并无特殊背景,并且李甜目前月工资4351元,朱玥目前月工资3600元,赵雪莹目前月工资4200元,在任职前后薪资无变化。

有人认为这三个人只是挂名,而西安高新控股只是高新区政府的融资平台,由于政企分开,政府工作人员不好在企业任职,所以用这三个人当橡皮图章,还说这种做法是常见操作

如果这种做法已经成为体制内司空见惯的事,蛋总怎么觉得更加糟糕,甚至有点细思极恐,这还叫政企分开吗?我甚至觉这种形式上的政企分开,还不如不分。

按照公司法,如果企业出现违法犯罪,给企业(国有资产)带来巨大损失,出来承担责任的却不是实施违法犯罪的真正主体,而是一个背锅侠

权利和责任出现了分离,真正享受权利的,却完美逃避了法律责任,一旦出现问题,受害的第一是背锅侠,第二是国有资产。

如果这种做法真的很普遍,那我就很担心中国的地方债了。上级给西安高新区的最高债务限额是245.76亿元,而2017年末西安高新区政府公开的债务余额是242亿元。

似乎高新区政府正在安全运作,债务看起来没有超标。然而西安高新控股资产1270亿,负债高达867亿,净资产402亿,问题是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高新区政府。

也就是政府以这一个公司的名义就借了867亿的债,如果如果按照6%的债务利率,公司每年需要支付利息50亿,但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才7亿。

也就是光利息的缺口,一年就达30多亿,这30多亿,最终还是要由当地政府买单。这一届班子通过举债弄出了政绩,但是下一届班子却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那么问题来了,全中国的地方债到底有多少?对中国经济安全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突然觉得这是个庞大的债务黑洞,这才是细思极恐的地方。

西安的80后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10月中旬,西安南郊的秦岭自然保护区的违章别墅被拆了,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有一套超大违章别墅,占地面积14.11亩,鱼塘超过千平,狗舍净面积78平方。

说实话,在座的各位80后90后的蜗居,除掉了公摊,再除掉墙体面积,估计都没人家狗窝大。

以前我们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现在要改改了,金窝银窝不如别人的狗窝。说句题外话,千万不要让你家狗看蛋总文章,小心它起义。

这别墅气势恢弘,光院子里就有“两条高速”(快速通道),一条叫父保高速,就是房主父亲卧室到保姆那屋的;另一条叫妈厨高速,不是母亲到厨房的,是到厨子那屋的。

这么大院子不能空着,房屋主人在里边摆满了古香古色的各种文物211件,其中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不可流通文物就是非法文物,归国家所有。

能把181件属于国家的文物弄到自己家,就算是在遍地文物的西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简直把这里打扮成了一个小型颐和园。

而别墅里边的豪华,蛋总没有进去,只能根据别人语言描述去脑补。当地村干部李连涛,曾被多次邀请到别墅内参观游玩,被震撼到了。

他说“一进别墅大厅是两米多高的达摩像,黄花梨木的,墙上贴着名画家送的八骏图,大得很。”刚开始蛋总也没觉得没啥,不就是放一个木头疙瘩嘛,我农村老家也有很多,有啥了不起。

但是蛋总上网一搜黄花梨木,立刻吓尿了,原来这货是论斤卖的,而且一斤高达10万块,淘宝上的黄花梨木手串也得几百上千块!

如果这是个文物雕像,比如明清的老物件,这么大的单体,起码也得几千万。2015年5月上海的一次拍卖会,曾经有一根万历年间的黄花梨卖了4256 0000元!

李连涛还说,一个房间专门唱歌,安的是一套雅马哈的卡拉OK系统,快20年前就值20多万,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

挨着大树好乘凉,他曾多次跟房主在别墅里一起喝酒唱歌,也在这里见过VIP大人物,他谈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很感慨:“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房主却是个80后,叫支亮。他从2005年从当地村民中以修苗圃的名义,租了15亩地,租期70年。

而土地租赁和房屋建造都以陕西秦悦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的,其中支亮是这家的股东、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问题是公司成立的时候他刚刚20出头。

20多岁的80后,建了这么一处超豪华别墅不说,问题是这别墅占用了20亩基本农田,并且没有任何手续,是一处彻头彻尾的违章建筑。

更牛批的是这么一个赤裸裸的违章建筑,在当地村民和媒体多次反映之后,依然屹立十几年不倒,甚至扛过大大六次亲自过问。

写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为啥永康书记被从浙江省委常委调任陕西省委常委,并兼任西安市委书记。

后来支亮扛不住了,最后又牵连出另一位更牛80后陈路,他才是真正的房屋主人,西安官方称呼这别墅的名字,也从支亮别墅换成了陈路别

他更高明的地方是,脏活累活都是支亮在前台,钱从不经他的手,也很少露面,经常电话遥控指挥,非法购买汉白玉观音文物的时候他只管牵头。

问题来了,陈路是谁?西安人似乎都知道,就差官宣了,不过他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拆除秦岭的违章别墅,拯救秦岭的脆弱的生态。

而更重要的是,以别墅为线索顺藤摸瓜,拆除陕西政坛中的违章建筑,拯救陕西省脆弱的政治生态

2017年12月24日,山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被查。

2018年6月12日,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被查。

 2018年7月21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省发改委原副主任、党组成员,省粮食局原局长、党组书记吴新成被查。

2018年8月6日,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被查。

2018年11月1日,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纪委和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11月2日,西安市市长上官吉庆不再担任西安市委副书记、市长。

这个名单可能还会加长,这就是蛋总所说的西安怪事多,因为要塌方了……

秦岭是中国的龙脉,违章建筑一定要拆,以保护脆弱的自然生态;陕西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反腐一定要进行,以保护脆弱的政治生态。

期待十三朝古都,早日恢复强汉盛唐的风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