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具竟然会让你很想跟家人讲话?无语症治疗手册

2019年01月02日 酒窖常识 312 views

有没有设想过凳子可以触发人与人交流的欲望?

“AA高桌凳”是一面高脚桌和一把高脚凳的组合。细窄的高桌可供倚靠、暂时搁置双手或是手中的酒饮。若有人在高凳坐下,会惊喜地发现无论对方高或矮,或坐或站,彼此的视线居然处于同一水平高度。对话的念头由此滋生。

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一把长凳,人们总是倾向于选择中央已经被人久坐压弯的位置而坐。“弯凳”的灵感正由此而来。在长久的使用过程中,天然形成的弧度被计算并固定在木料上;若是两人并坐,这微妙的倾斜则提供人与人相互靠近的借口。

这一系列凳子的设计师刘烨和王新钧,擅长通过各种数据测量及实验,探讨人类行为模式与家具物件的有趣互动。独立家具设计品牌长物舍(Hyfen)正是基于此创立。

明代苏州文人文震亨曾经写作一部关于生活与品鉴的笔记体著作《长物志》,所谓“长物”,即身外之物。流行断舍离的当下,人与物怎样对抗且共存?

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AD+和Hyfen设计师之一刘烨聊了聊。关于家具与物件,Hyfen给出的方案是,它们可以不被定义用途,甚至不被定义身份:它可以是装置,安静地与环境融为一体,它可以是屏风也可以是衣架,全权交与使用者决定。从发现、体验、理解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瞬间出发,从观察人的行为出发,Hyfen想要探索的,是家具不同以往的全新使用方式

Hyfen长物舍

创立并实践于美国纽约,设计师刘烨、王新钧专注的领域跨越艺术、家具、灯具、产品与空间。作品受到各界关注,多次展览于纽约、底特律、法兰克福、斯德哥尔摩、新加坡、中国上海以及台湾,并刊载于北美、欧洲和亚洲多家媒体杂志,设计产品在纽约MoMA Design Store, Wanted Design Store等多个博物馆及设计品商店销售。

2017年 金点奖最佳设计

2016年 新加坡家具协会颁发的年度设计师

2016年 德国设计奖提名

2016年 红点奖-50位年轻设计师

关键词:极简、精美、直觉

ROUND 1

关于Hyfen

“可能因为我们比较‘不务正业’,回到家具或者产品的时候,设计的出发点,更接近于对人行为模式研究。”

Q1

Hyfen是在纽约创立的品牌,你们什么时候去美国的呢?

我是先在中国读的建筑设计,之后去了美国。王新钧也是先在台湾读完了大学,学产品设计。我们是那届唯二说中文的人。

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HCWD设计工作室和Hyfen展厅

Q2

你读建筑设计,你的搭档王新钧读产品设计。怎么想到创立家具品牌?

其实我们很早就有设计工作室。设计服务类、建筑设计软装类、家居搭配方案、为科技公司做外观设计等项目都在做,比较像All Desgin。后来接触了不少室内的客制化家居项目,大浪淘沙积累了产品。也有人想买。我们想说不如挑选一些出来,做成一个品牌。Hyfen大概是两年前创立的。

Q3

先后在中国和美国两地求学,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对我影响其实都蛮大的。我在同济读的建筑设计,学校的校训之一是“兼收并蓄”,属于相对发散自由的教学风格,三四年级后就可以挑选老师和团队。其实和美国的教学模式有点类似。

“分到一间工作室,可是桌子椅子都要亲手做”

后来我们在位于密歇根州匡溪艺术学院学习,其实是有点“奇葩”的一座院校,它属于艺术类顶尖、但并不是综合类大学,所以只有研究生院。当时我们系只有10个人,每年整个学校毕业70几人。用的是欧洲的教育模式,相对实验性很强。所以我们更加自由散漫了。没有任何的作业和课题,全部都由自己开发。入校后每个学生会分到一间工作室,你可以做1:1的实体建筑,也可以做模型。

其实真正动手开始做家具,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进学校,进了工作室发现啥都没有,桌子椅子都要亲手做。

Q4

对于家具和产品设计的兴趣,是那时被激发的吗?

是的,后来开始在学校里做一些装置作品。匡溪艺术学院每年都有一个很有名的椅子展。我和王新钧就想要做一把介于建筑与产品之间的椅子。后来我们在室外把草坪掀起一角做成平台,其实更像是做了一个景观。

当时亲手一块块把草皮挖出来,堆出形状,迎着阳光,浇水,养成一座大概5米长2米宽的超大型躺椅。我们特地和校长申请了全校最好的一块草坪,然后把它铲了。(笑)不过校长看到椅子很喜欢,帮我们一直保留了很长时间。后来开始有同学在附近的树上挂灯,喝酒晒月光,变成了一个Party场所。这件事情算是我后来转型做家具设计的契机吧。

“我们特地和校长申请了全校最好的一块草坪,然后把它铲了”

Q5

Hyfen的设计理念和国内的设计师似乎很不一样。

可能因为我们比较“不务正业”,各类项目做得比较杂,再回到家具或者产品设计的时候,选择接近设计的方式会更多元化一点,出发点更接近于对人群行为模式研究。

Q6

Hyfen的设计在美国完成,在国内生产后运到美国,所以是小批量出品?

三分之二在国内生产,美国也是合作型展厅比较多。所以是小批量,另外还有一些是定制化的设计项目。比如有个酒窖定了二十几把折点椅。但想要椅背做铁锈处理,这样的我们会选择在美国当地制作。

“折点椅与折点凳” 最大化的利用了材质的优点,白橡木与折板金属完美咬合,稳定耐久

Q7

目前的主业是打理Hyfen品牌?

其实我们算有三个方向的主业:定制项目,设计项目(空间、建筑、家居产品设计等等)以及研究生院的教学工作。

Q8

除了设计展会,国内还有哪里可以看到Hyfen的东西?

我们比较懒,批量的项目合作比较多。没有在努力推零售啦。在国内AD+是第一个合作的电商平台。

上海SOHO复兴广场“STAY WITH ME 100把椅凳展”

Q9

所以生活状态变成了需要在几个城市来回跑?这两年中国的变化特别快。

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纽约,对我来说最幸运的一点是,因为工作需要去到不同的城市,作为设计师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Q10

常年待在纽约,会想家吗?

想是自然想的,不过爸爸妈妈退休后,一直是各地旅行的状态。比起我们,他们更加行踪不定。而且他们现在有时会来纽约住一段时间,家人在一起,就是家了。

ROUND 2

关于设计

“使用者一旦与我们的设计发生互动,他的心态与行为模式自然而然地东方起来”

Q11

我看到Hyfen的设计,比如像树杈一样似乎会生长的Y形衣架,比如砖灯、镜月灯。是否你们的设计风格可以理解为将工业的人工化的材料与自然元素结合?

我们其实没有刻意去做中式风格,或者特意使用自然的、东方的元素。一个人的家庭工作生活经验,造就他的思维模式。我们身上的中国文化背景,使得很多人会从你的设计中看出有东方的味道在。

“Y字衣帽架” 参考树枝分支与细胞分裂的自然现象

Y组件的数量可以依照需求增减,向上堆砌的同时,也向外扩大,自然形成一个类似树木枝丫的造型,让衣服在吊挂时能够层层分开,有条有理

其他国家的人可能很少有这样的心理状态说,想要坐在长凳已经被坐弯掉的部位。可能西方人的思维模式比较直接,他们觉得物品的用途与外观是一一对应的。而我们倾向于从潜在记忆或生活经验中,直觉性地,感受性地表达。但是使用者一旦与我们的设计发生互动,他的心态与行为模式自然而然地东方起来。

"镜月灯“ 双面圆镜将手工吹制的玻璃球面一切为二,随即光线也被一分为二,意在重新定义吊灯与空间的关系,运用“无体量感”的镜面巧妙地把空间与灯具联系在一起

Q12

“三叶苜”开瓶器,串起来甚至可以作为风铃装饰。Hyfen的设计,似乎倾向给予使用者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

这让我想到我们在美国展厅常常会遇到一个问题,他们不知道如何对Hyfen的产品进行功能分类与入库。我们也很为难,因为每个人买Hyfen的设计,回去可能有完全不一样的使用方式。

我们一直以来想要尝试模糊类别(Category)的产品设计,并不局限于传统的家具分类。另外我们想要尝试“留白”,对于产品的功能和使用方式,一百个人可能有一百种用法。比如砖灯,我见过最有趣的使用者,一个人买了两盏,做手工首饰的她发现我们的砖灯大小形状和光线都非常适合用来拍摄产品图。

“三叶苜”开瓶器

Q13

听说开发砖灯时你们在线上做了众筹?

砖灯是Hyfen启动后的第一个产品。最初原型是非常大尺寸的,是为一家画廊定制的设计。

我们当时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即便众筹不成功,我们依然会把这个小产品生产出来。结果超乎预料地,没有做任何宣传上线两天就已经达到众筹金额。后来算是连锁反应吧,生产出来后美国媒体的反响和曝光都还不错,设计类生活方式类杂志都有报道。

“砖灯” 省去了传统开关的方式,利用一个不透光的”空盒”,把”光源”盖住的意念来做到类似开关灯的效果

Q14

今年很潮的智能小家电会成为Hyfen产品的方向吗?

目前Hyfen所有的设计都想要做减法,我们收到很多很好的反馈,个人最喜欢的一个是,他说你们的设计让人感觉很放松。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评价。我觉得智能家电通常会把超多功能集中在一个物件上,APP啦,各种信息啦,使用之前要学习如何使用,可能还需要慢慢“养成”它,其实在不停做加法。我们还是希望多“留白”,尽量做到针对每一个产品只用一句话介绍。

“Looop衣架”由一根金属丝弯曲而成。金属丝宛延形成三个环形空间,分别为宽阔的肩部支撑和衣架中心的稳定结构,简洁轻快

Q15

瓦楞纸WA系列很有趣。今后还会做更多的艺术跨界设计吗?如何挑选合作艺术家呢?

因为匡溪是所艺术院校所以像是打开了艺术圈的一个窗口,我们和美国当代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关系都不错。目前来说我们会挑选一些有亚洲背景的艺术家,他们比较能理解东方思维模式,也能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受回收瓦楞纸的启发,设计师把具有短暂意象的材料巧妙地以陶土翻造,使其转变为耐久的、可长期持续使用的日用小品

Q16

将来Hyfen会继续把探讨物件与使用者的关系,作为设计出发点吗?

是的,不管是家具还是小产品,我们都有这样的想法。包括“木目玩具”这样的小物件,人和它对视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美妙之处。

一套五个小玩偶,造型简洁,通过不同的木质纹理颜色,以及眼睛的特征赋予各自不同的性格特点,而它们都拥有一双会时时“跟随”你的大眼睛

目前Hyfen所有的设计都想要做减法,我们收到很多很好的反馈,个人最喜欢的一个是,他说你们的设计让人感觉很放松。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评价。我觉得智能家电通常会把超多功能集中在一个物件上,APP啦,各种信息啦,使用之前要学习如何使用,可能还需要慢慢“养成”它,其实在不停做加法。我们还是希望多“留白”,尽量做到针对每一个产品只用一句话介绍。

“转角镜”灵感来自古代铜镜,不锈钢材质弯折90度之后成像,能够看到“真实”的自己

Q17

 Hyfen最近的计划是?

墙上装饰品,比如书架、挂钟等等。另外灯具方面会从人的手势变化,和时间控制出发,做一些新的尝试。有的人比较懒,可能会忘记关灯,那么我们在想做出某种手势后,可以设定一段时间让灯自然熄灭。

“之倾架”既可以成为屏风单元,也可以变成挂衣架,用作房间的隔断,恰恰呼应了现代生活功能空间界限愈发模糊的现象

Hyfen在上海的展示空间

Q18

在刘烨看来,Hyfen是什么?

Hyfen的发音和连字符号(Hyphen)是一样的。往大了说,Hyfen想要做桥梁。是华人背景融合西方社会的桥梁,是不同地域城市灵感的桥梁,也想要用当代的材料表达我们的设计理念的桥梁。

Hyfen从来不是生活的主角,是不需要人牵挂的物件。我们应该多些关注身边的人。人与人的交流、探索交流的新模式才是生活的主角。

AD+小商店  边看边买

编辑|张苏珊

视觉 | Linke

图片来自Hyfen

推荐阅读

再现美好家居场景  提供实用有趣的家居搭配指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