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手

2019年03月13日 酒窖常识 332 views

年前,飞机刚落地北京,弟弟急忙忙的跟我说,爷爷病了,送去xx医院了,但是急诊不给办理住院,现在只能给个小板凳坐着。

我爷爷一个八十多老人,高烧不退,只给个板凳打点滴。这家医院牛到什么程度,以前有个局长楼,局级干部可以住,后来把局长楼重建为部长楼,因为厅局级太多了,开始专门服务部级领导了。

我拿着行李直奔医院,到了医院发现因为指标太危险了,已经住进了ICU,但是护士和我说,赶紧联系转院,我们医院接不了,没有床位。我说,没事,我来说服你们领导,你不用操心。

这家医院的ICU在中国也算是顶级了,我进去看了看,基本上都是不太行的老人,稍微有好转就可以送普通病房。我爷爷干了一辈子,年轻的时候在中南海给国家领导当秘书,文革一开,就去建水库了,最后离休也就只是个处级干部。我爷爷这个级别,能在这种大医院住进ICU已经非常满意了。

情况一直恶化,医生让家里人赶紧来,见最后一面。

病情大概是这样的,我爷爷平时喜欢自己吃药,什么药都能兑付着吃点,自己有点咳嗽,还发烧,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吃了一段时间,发现不行了,才送去医院。医生说是肺炎,但是我爷爷平时瞎吃药,抗药性很强。后来又说有两种病菌,都很难抑制,不太乐观。上了所有的药店,最后还找了药贩子买了没批准的顶级消炎药,还是不乐观。

求爷爷告奶奶,找到以前给J主席处理过ICU的大主任,他说,我们当时处理J主席的时候,也束手无策,后来请到了咱们国家ICU的大牛,XX医院的X主任来,最后才抢救过来。

医院名字不用我说了吧?中国最好的医院。医生名字我也不说了,医院名字都有了,人家大牛的名字也就都知道了。

当时找了所有关系,请人家过来看了看,老牛逼了。

X主任当着我们一家人的面,像批评小学生一样,批评这家专门给部级领导看病的ICU主任,那个主任满脸通红,然后赶紧把X主任往办公室里面领,我们才知道,原来我爷爷肺部的第二种病菌,是在医院里交叉感染来的病菌,让我爷爷的病情变得更复杂。我不知道在医疗领域如何界定交叉感染的责任,作为求人家办事的,也不敢多说话,只要能救回来,什么都不说了。

X主任批评完我爷爷的主治医师后,开始看资料,我们作为家属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不能送去XX医院。我们作为普通人,觉得这些牛逼的医院都很好了,能去哪个都行,都是最顶尖的,但是真到了和阎王爷抢人的时候,谁不想去那个能把J主席都拉回来的圣手那里呢?

X主任看完了,说,送我这来试试吧。

卧槽,太牛逼了,送!

这时候,我爷爷躺着的医院不乐意了,第一,什么意思啊,我们这治不了,说家属来见最后一面了,你们送别人那去?第二,你爷爷已经都快不行了,转院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尤其是在病人各项数据都很差的时候,医生说的很直接,车上可能就会走。

当时开家庭会议,所有人都支持转院,哪怕路上不行了,也比在这种二次感染的医院强。

这时候,更牛逼的事情来了。

XX医院正式接手转院手续,护士开始问家属各种问题,从我爷爷饮食习惯,在哪生活过,甚至年轻的时候干过啥,详细到家属都不知道答案,把我们家属都问愣了,但是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当你生病的时候,可能和你所有的经历都相关,就像为什么能把J主席拉回来?

坊间传闻啊,是问到了身边工作人员一个细节,在崇明岛好像被什么虫子叮过。这种事儿,好多医院都忽视了,觉得发烧了,就吃退烧药,最多挂水。但是你想J主席一个老头子,自我修复能力不足够,就必须要找到病因,才能对症下药,但是莫名发烧是最难治的,太多种可能了,所以凭借崇明岛虫子的这个细节,他们尝试用了药,才救的回来(这段是坊间传闻,做不得真)。

这相当于帮我爷爷建了个数据库,把数据都输入了,才能找到解决办法。

转院的过程更牛逼,司机和护士,清晰的用秒来计算红绿灯,他们对一路的红绿灯哪一秒会转红都做了记录,争取不遇到红灯。

怎么和阎王爷抢人?靠的是细节。

虽然我爷爷最后还是没救回来,但是,我们见识了顶级医院的水平,见识了圣手名医的水平,从此,看病只去XX医院。

如果,我爷爷能第一时间送去这家医院 … …

但,很多事情没有如果。

葡萄酒的世界里,也有这个一个圣手,他的酒庄名字叫Domaine de la Grange des Peres,名字超长,超难记,我屯了很多老年份。这家庄主绝对是朗格多克地区的第一圣手,在默默无闻的产区,把IGP做到了200欧一瓶的价格。当时青阳问我,方丈,你要不要来点朗格多克康帝,我说,卧槽,IGP敢要200欧,我全要了。

我和一个资深爱好者喝酒的时候拿出来他家白,还是Magnum,他看了兴奋的像个孩子,他说没想到在书里看到的膜拜大神酒,真的有人买,我说,当然了,我可能不是个很有钱的藏家,但是我包罗万象,啥玩意儿都要收点。对于这些顶级爱好者来说,喝这家远比喝康帝牛逼。

去年深圳归普开课,我拿了一瓶04年的红给梁霸盲品,梁霸看着酒瓶子说,卧槽,这个没喝过,第一次喝。连盲品大神梁霸都没喝过,厉不厉害?

这个朗格多克圣手的故事也挺有意思。Laurent Vaillé罗兰威雷是法国葡萄酒酿造界的重要人物。在完成了医学系的学习后,他决定回来经营家族的葡萄园并且取得了酿酒学的证书。之后他决定将理论付诸实践,于是就在各大酒庄实习,像是北隆河的沙夫(Domaine Chave)和勃艮第的科奇酒庄(Domaine Coche-Dury),这两个酒庄是法国最牛逼的酒庄之一(不吐皮儿都墙裂推荐过)。有了这些经验之后,Laurent Vaillé于1992年回来做酒,并在酿酒过程中把其酒庄风土的优势发挥的淋漓极致。

他家的葡萄园位于没啥人知道的Aniane小镇附近,总面积为12公顷,主要产红酒(也有白酒),红酒主要的葡萄品种是西拉(40%),慕和怀特(40%),和赤霞珠。虽然说该酒庄的风土和地理位置应该是这个产区中最好的了(朗格多克沿岸),但是赤霞珠的出现却使得这里的酒按法律规定等级只能到地区餐酒(Vin de Pays)。

这位圣手开始的时候,没人看好他的酒。后来他的酒的品质得到了很多专业人士的认可,开始慢慢流行起来。但由于他家酒的产量太少,又按照严格的配额制销售,市场上根本就没有。连酒评家罗伯特帕克都找不到,虽然他很喜欢这家的酒并给与了很高的评价:

This estate’ swines are terribly hard to locate in the United States, selling out instantly upon arrival on our shores. Nevertheless, it is important for The Wine Advocate to report on them as doing so may inspire young winemakers in the Languedoc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Laurent Vaille, the dedicated, highly talented winemaker of Domaine La Grange des Pères.

这个酒庄的葡萄酒在美国很难找到,一到就卖光了。然而,The Wine Advocate的报道还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可能会激励朗格多克的年轻酿酒师们,去追随这个Domaine La Grange des Peres极具天赋的酿酒师Laurent Vaille的脚步

不吐皮儿这次搞到一些朗格多克圣手的酒,

大家一起来体会一下!

如何下订

1. 跨境配送须知

*跨境商品涉及入境清关,清关需要,提交订单时,请填写收货人真实姓名和真实身份证号,若信息不正确,可能会导致订单清关失败,无法发货。

* 应跨境电商政策要求,跨境电商单笔交易额不可超过2,000元人民币,个人年度交易额不可超过20,000元人民币!

跨境酒款订单支付后无法更改,不接受退货。

配送说明含税包邮,常温配送(备注:内蒙古、甘肃、青海、宁夏、西藏、新疆不包邮,如需下单,请联系酒管家咨询下订)。

2. 海外代购须知

2019年2月的代购免运费,并赠送6个月酒窖存放管理;

凡通过不吐皮儿代购的酒交货地点都在香港,我们帮您把酒运到香港的周期一般要2~3个月左右的时间;酒运到香港后会自动存入符合HKQAA认证的恒温恒湿酒窖中。您可以在菜单“我的订单”下实时查看订单状态; 

酒单中的价格以人民币计价,不吐皮儿已将外币按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当日上午9点公布的汇率将原始的外币换算成人民币; 

标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