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窖里的那3000双眼睛 —— 意大利酒庄之旅(之二)

2018年12月22日 公司新闻 137 views

Paolo Panerai 是意大利著名的出版人,记者出身的他在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经历之一,就是在1978年采访过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这个特殊的经历也使得他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2015年世博期间我们结识,他兴致勃勃地观赏过我主导的现代芭蕾舞剧《puzzle me(谜)》,并邀约我参与了在他们集团总部举办的米兰后世博论坛。2018年七月他在米兰主导的“一带一路”论坛邀请我作为大会发言嘉宾,欢迎宴会期间我才知道他还有一项副业是关于葡萄酒的。

Paolo在意大利有四个酒庄,开始我对此不以为然,但当他的女儿Beatrice 和我谈到他们酒庄的建筑师时,我就不得不关注这个位于托斯卡纳大区的酒庄了,因为这位建筑师就是大名鼎鼎的Renzo Piano。

Paolo Panerai与苏丹,于罗浮拉菲酒庄

我想区区一个酒庄项目竟然邀请高技派代表人物为他们设计,这其中一定大有文章。于是当Beatrice邀请我去参观他们的酒庄时,我欣然应允。在他们发给我的文件中我看到了这个项目的概貌,尤其一张照片上展示的一束阳光射入酒窖中的戏剧性的图像一直镌刻在自己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它像是一处具备了神奇魔力的场所诱惑着我,在遥远的地方召唤着我。于是时隔两个月之后我重返意大利,满揣着期盼踏上了拜访这个神秘酒庄的路途。

罗浮拉菲酒庄(Rocca di Frassinello)▲

从佛罗伦萨开车到酒庄的所在地Chianti Classico 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沿途经过很多葡萄种植园。因为托斯卡纳大区是意大利最富盛名的葡萄酒产区之一,窗外景色优美。山丘向阳的坡面大量种植着葡萄,它们一行行一列列梳理着地表,生成独特的肌理,在阳光和视角的调动下产生丰富的律动。当我到达土红色的酒庄入口时,看到Paolo一家人衣冠楚楚地站在门口迎候。Beatrice衣着鲜亮,洋溢着种植园里特有的明艳;而老Paolo的面色却凝重如积云密布,好像巨星登台亮相前的那般冷峻庄严。

苏丹与Beatrice Panerai ,于罗浮拉菲酒庄▲

罗浮拉菲酒庄(Rocca di Frassinello)是Paolo家族拥有的四个酒庄之一,于2000年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Rothschild Lafite)合作创建,背景不俗。酒庄建筑由享誉世界的建筑师Renzo piano设计,并于2007年落成。该酒庄位于保格利小镇( Bolgheri)和蒙塔尔奇诺小镇(Montalcino)之间的玛尔玛产区(Maremma)中心,这一地区的葡萄树种植大约已有3000年历史。也就是说从埃特鲁里亚人出现在托斯卡纳地区时期开始,人们就已经在利用周围的树木作为葡萄藤的支撑点来种植葡萄,这一点,在当地出土墓葬的物品和壁画中得到了证实。

罗浮拉菲酒庄地理位置图▲

Paolo选择了这个广阔的丘陵地带作为葡萄园的理想种植点,因为这里视野开阔且富有变化。同时山峦起伏,非常适合葡萄园种植的坡地的要求。海风源源不断的从海洋中吹来,带走了这里的湿度,并使这里的冬天和夏天气候都变得温和。Paolo花了两年的时间,将五块总共500公顷的土地连成了一片,这也是我看到过的最大的葡萄酒庄园,站在酒庄望出去视线所及之处都在酒庄所有的范围之内。

他们在其中将近一百公顷的土地上种植了葡萄树,其余地方则保持了原有的树木和草场,这一切旨在保护领地内的森林树木,鼓励生物多样性。玛尔玛地区的土壤非常适合基安蒂混酿葡萄的生长,葡萄园里种植了众多的葡萄品种,正是这些葡萄酿造出融合意大利与法国特色的最好的葡萄酒。

罗浮拉菲酒庄出产的葡萄酒▲

Beatrice Panerai

Renzo piano所设计的酒窖项目,选址在了罗浮拉菲酒庄所在区域最高的山峰之上,土红色的建筑在周围苍翠繁茂的绿色反衬下非常醒目。和建筑师以往的作品不同的是,该酒庄建筑是一座优雅的、具有乡土气息的、功能极强的建筑。这位曾经设计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建筑师说:“你越爱一个地方,你就越会想把它变成自己的,你从一个想法开始,然后游戏就结束了。”

在看到这个地方的第一眼,Piano就爱上了它,这也是迄今为止他设计的唯一一个此类建筑。至今他总会深情的回忆起,他坐在直升飞机上俯瞰这块场地的情景。最终这位伟大的意大利建筑师,在这块土地上面留下了一个不朽的地标性建筑。土红色的建筑、精巧的结构、细致的玻璃构造,奇妙的空间塑造共同构筑了一种环境的诗性,和葡萄酒的淳厚勾兑起万千美妙知觉,余味绵长。

罗浮拉菲酒庄建筑项目,Renzo Piano设计▲

从形而上的角度,建筑师认为永恒的结构是一首光明的赞歌,他做的红色塔楼是一个结构体更是一个地标。无论站在这个场域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它并感受到其隐含的理性与诗意的存在。在形而下方面,Renzo Piano通过对酿造工艺和空间环境创新的结合,提升了酒窖的功能性。在葡萄酒酿造的初始阶段,该空间放任这个酿造过程完全依靠重力因素,而不是机械的酿酒泵,因为后者的使用会使手工采摘的葡萄质量下降。

酒窖内部▲

清华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一行参访罗浮拉菲酒庄▲

下沉的酒窖被果敢地挖到了岩石层,深达50米。统帅全局的那个精练挺拔的塔楼使用镜面系统捕捉到了太阳光,然后再把这样一束光线投入昏暗酒窖的中心部分,最终呈现出戏剧般迷人的效果。这束光芒如心智的启蒙、亦如唤醒沉睡中的酒酿,震撼人心。在那深沉的黑暗中,剧场一样的酒窖空间里面,四周看台上整齐陈列着2500桶葡萄酒,他们就像围着这个房间的警惕的眼睛一样,在时刻观察着酒窖的主人和客人。

酒窖内的晚宴活动▲

酒窖内举办音乐活动▲

Renzo Piano是高技派的鼻祖,现代主义运动中的高技派其特征就是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构造细节,工业感十足且精巧细致、层次分明。然而,作为高技派的开创者,Renzo Piano在这个设计中却没有丝毫的炫技嫌疑,而是展示了他另一方面的才华——空间诗意的表达能力。

沉重而隐秘的酒窖和开阔飘逸的屋顶多功能厅同聚一体,情感上跨度之大抽离了日常经验,终于形成了理性的真空。一个为剧场般沉浸式的体验,另一方是飞毯之上凌空飘举的自在洒脱,它们各守一方掌控着参与者的情绪。土红色的外墙倒是颇有几分乡土气息,翠绿色的门窗却是建筑师的符号。从层层叠叠平台上伸出的一层层的雨棚轻盈地出挑,让建筑从浓郁的乡土风貌中透出一丝现代气质。支撑屋顶平台纤细的金属支柱被葡萄藤盘绕着,像是有意回避工业感所产生的冷漠。

罗浮拉菲酒庄酒窖开阔的屋顶平台▲

在罗浮拉菲酒庄的项目里边,不仅体现了精湛的葡萄酒酿造技艺和富于想象力的空间设计手法,同时也融合了浓郁的历史文化元素。利用场地中的考古发现,酒庄的主人和文物修复专家以及室内设计师一起,共同探索和表现了现代葡萄栽培、酿造,与埃特鲁里亚文明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这种良好的人文构想使得酒庄主人开启了罗浮拉菲酒庄“埃特鲁里亚人文明”的研究项目,该项目旨在探讨3000年前在这片土地上蓬勃发展的葡萄酒酿造文化。

埃特鲁里亚文明图像▲

结合埃特鲁里亚文明设计的葡萄酒包装

托斯卡纳考古事务管理局会同佛罗伦萨大学埃特鲁里亚文化研究部与Paolo 一起组建合作团队,使用专业的技术对当地墓穴考古发掘的物品进行了修复和研究。系以葡萄酒的酿造为线索,将罗浮拉菲酒庄建设为一个不仅仅是生产葡萄酒的场所,而且是一个艺术与文化的圣地。这个项目的重点在圣杰尔马诺墓地的发掘上,这是维图罗尼亚古城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建于公元前七世纪下半叶和公元前六世纪上半叶之间的八个巨大的墓葬,现已被保护和恢复,同时成为一个面向旅游者开放的区域。其他一些最近的发掘还将在未来的几年内持续进行开发和修复。

这些坟墓过去曾经被盗,但今天依然出土了许多迷人的物件,包括陶器和金饰等。其中有许多和当时葡萄酒的酿造、饮用有着紧密的关联,像是用于喝葡萄酒的高脚杯。所有这些物品都在另一位著名设计师Italo Rota 手中,变成了一个精彩绝伦的展览。

罗浮拉菲酒庄内的特鲁里亚文明遗址

特鲁里亚文明遗址出土的文物

Italo Rota 是上个世纪80年代巴黎奥赛美术馆改造的主要的负责人之一,在意大利有很多重要的作品。同时他是一个痴迷意大利葡萄酒酿造和品鉴的建筑师,2015年米兰世博会葡萄酒展馆的创建即由他担纲。在此他不仅充分利用考古的研究成果,恢复了埃特鲁里亚文明时期的服饰和仪式,还生动风趣地运用3D打印技术,把酒庄主人的家族成员面貌巧妙融入展览的内容中,将当下和历史进行了融合。

酒庄内埃特鲁里亚文明展厅 / Italo Rota设计▲

一整天的参观和畅谈之后我发现Paolo才是整个酒庄的总导演,他的谋略不仅仅体现在酒业发展方面,还包括美学思想。这俨然也是一个复杂的酿造过程,需要混合、调配和耐心等待。在这个复合的过程中,他把对葡萄酒卓越品质的追求和建筑美学、视觉表现以及地域文化、历史考古完整地结合起来。他不仅志存高远而且信念坚定,看得出来他欣赏极简主义的艺术和设计,并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那种理想境界。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做事一丝不苟,对待每一个细节都可谓煞费苦心,不能容纳有一丝的瑕疵。因此,对于酒庄中一个中等规模的建筑,他竟然使用了两位曾经在法国建筑史上留下辉煌业绩的意大利建筑师,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惊讶了。

罗浮拉菲酒庄收藏,Italo Rota摄影作品

在这个项目里,两位优秀的建筑师也确实倾尽他们的才情,为这样一个精致又浪漫的酒庄奉献他们的才华和奇思妙想。Renzo Piano 不仅设计了整个的建筑,展示了他娴熟的建筑空间组织和构造设计方面的才艺,他还在这个第一次涉猎的酒庄项目里边,匠心独运地把空间设计和葡萄酒的酿造以及生产、运输、管理流程结合在一起。发酵罐的填充口设在了可以上车的屋面,这样保证了发酵车间的洁净和运输的便捷;最神奇的是在品酒的房子里边,嘉宾们坐的那张精致的玻璃长桌两侧,每一位宾客面前的桌面下方竟然有一个精致的抽屉,拉开以后里边就会出现潺潺的流水,据说这是便于品酒师在品酒的时候使用的。这个设计在整个酒庄的设计之中当属最为精微的细节,都尽在建筑师的掌控之下。

罗浮拉菲酒庄,用于品酒的玻璃长桌▲

承担展览展示设计的Italo Rota也是这样,他不仅设计了埃特鲁里亚文明酒文化展厅,其个人的摄影作品也大量布置在了这个酒庄的公共空间中。Italo Rota的摄影虚幻飘渺,试图超越客观的物像并在时间的摇曳中去寻找存在。这些图片被极为精细地夹在两片有机玻璃之间,它们如同在乡土的现实中浮现出来的幻象,表诉着这块土地的前世今生。

Italo Rota摄影作品

这些年我看到包括法国Rosechild Lafite在内的许多酒庄,都在尝试和艺术家的合作,合作方式从邀请艺术家设计酒标到酒庄摄影等多种形式。和这些常规的方式相比,Paolo在罗浮拉菲酒庄中体现出的胆识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它显得那么孤傲,如一骑绝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