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之畔,九龙滩上 老皮和他的酒窖

2018年12月01日 酒窖展示 289 views

近日,网上热传着这样一个贴子: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在重庆还有“酒香不怕洞子深”,独特的环境,让洞内可以保持大约二十多度的恒温,能更好地保存酒的品质……

循着帖子的信息,记者找到这个长江之畔,九龙滩上的酒窖洞子:洞外,视野宽阔,能赏江景;洞内,环境宜人,能品美酒。值得提醒的是,这里还是《法医秦明》《一条叫招财的鱼》等影视作品的取景地。

门外江水涛涛 店内酒香芬芳

在龙凤寺旁的九龙坡绿道,往鹅公岩大桥方向步行约300米,“九龙滩”石刻就位于此,旁边有一排防空洞。这些洞子,有的成了茶馆,有的成了餐厅,酒窖就在最边上的一个洞子里。

璃歌·远山酒窖 王茂松摄

酒窖外,有一块空地,凭栏望去,满眼尽是大江奔流的壮丽景象。门口摆放着一个橡木桶,正方上有一块“璃歌·远山酒窖”的木质招牌,“藏”在一串绿色植物中,若隐若现。

“对不起,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打扫,请进。”酒窖主人皮春,喜欢人们称呼他为“老皮”,前一天,才从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酿酒归来。

老皮正在检查红酒 王茂松摄

穿过玻璃门,酒窖内部没有过分华丽的装饰,保持了防空洞的质朴,还增添了几分温馨与浪漫。老皮说,“防空洞不仅适合藏酒,也体现了重庆这座城市的特色。”

近300平方米, 2万多瓶各式年份的酒,码在三角形木格子中。大厅中央铺着白布的长桌,摆放着酒台、酒杯、白盘……似乎在等待客人的光临,在这里聚会,交杯推盏。

璃歌·远山酒窖 王茂松摄

酒窖没有厨房,客人来后只能在旁边的洞子餐厅点餐。老皮介绍,目前打算对酒窖提档升级——与旁边的洞子餐厅合作,另辟一处场地,提供宁夏风味的饮食和自酿的原浆啤酒。届时,这个酒窖的作用只用于品酒、藏酒。

璃歌·远山酒窖 王茂松摄

酒窖里,还有一处二层的阁楼,古朴的中式茶椅,百年的榆木老桌,落地玻璃窗外,就是涛涛江水。闲暇时分,约上两三好友,在这里,一边交谈,一边品味杯中红酒,别是一番风味。

璃歌·远山酒窖 王茂松摄

消费怎样?“一瓶葡萄酒大约在90元到120元不等,最贵的属橡木桶陈酿葡萄酒,价格在400元一瓶左右。”老皮介绍,如果自己喝,推荐100元左右的红酒,品质就很好了。经过橡木桶陈酿后,会让葡萄酒发展得更为成熟圆润,丰富优雅,可以依据个人喜好选择。

从事酿酒 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偶然时

1974年出生的老皮,1994年涪陵农校毕业后,分配到乡镇的农技站,与病虫害打交道。1995年下海,老皮进入了汽车行业,成为一名汽车行业管理培训师。

从2000年开始,老皮遭受了近3年的失眠折磨。 “那时说不上生活工作压力大,就是无缘无故的,晚上白天都睡不着。”后来,一位医生告诉老皮,适量喝一点葡萄酒,对改善失眠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可以尝试一下。

“第一次喝,感觉太难喝了!”老皮说,想到自己曾经是学过微生物、酵母等基本理论知识,于是,生出了“自己来酿葡萄酒”的想法。

从此,老皮走上了酿制葡萄酒的“道”——

自己买市场上的葡萄,自己酿葡萄酒,不过,由于原料原因,没有达到自己想象的口感;到葡萄酒产区定葡萄,比如从宁夏运至重庆,由于运输过程需要3天左右,又是夏秋季,葡萄到了后,拿在手里还是热的,表面酵母开始活动,酿制出的酒口感也不好。

“我觉得你可以做酿酒这个行业”,一次闲聊中,朋友一句话,坚定了老皮做葡萄酒产业的打算。

“以前我学农,有了酿酒的一些基本知识,后来在葡萄酒产区经常与酒庄同行交流,也学习了国际酿酒师的先进酿酒技艺,觉得自己也行吧。”

2015年,老皮在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租了300亩葡萄地,实现当地采摘、当地加工、当地酿制。

三年时间,老皮从一个葡萄酒的门外汉成为了行家里手,各道工序要注意什么,甜度、酸度、酿造温度控制等数据从他口中娓娓道来。“我觉得,从事这个行业,不是出于对事业的期待,而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偶然时。”

先天在于葡萄品质 后天在于酿酒工艺

 “葡萄酒要出好酒,葡萄要好,这个好不仅是对糖度有要求,对葡萄的其他物质也是要求高的。”老皮说,所以,在业界有葡萄酒“七分看原料,三分看工艺”的说法。

 “所以,好酒都是酿酒师自己‘种’出来的。因为,出芽多,一是会消耗葡萄的养分,二是会使葡萄产量增高,降低酿酒品质。一亩地产出3000斤葡萄,或者产出1000斤,同样技艺酿出的酒都是天壤之别。”

因此,“酒农”老皮坚持从葡萄种植开始,利用自然环境优势,控制葡萄产量,不上化肥。葡萄成熟后的采摘、除杂、脱梗、粒选、发酵、分离、沉淀……

每一个步骤,他都严格的管理、亲自操作,充分挖掘葡萄原料的潜质,从根本上提高葡萄酒的质量。

不为盈利 只为让朋友来品口老窖酒

酒酿好了,运回重庆,在哪里储藏,成为新的难题?

2017年6月一天中午,接到朋友一个闹嚷嚷的电话,“快来,一个做酒窖的好地方!”

“哪个地方?”老皮急切的问道。他一直想在重庆建一个城市酒窖,那段时间,看了好多防空洞,很多都漏水,潮湿,有异味,都不合适,都有点想放弃了。

“在九滨路建设码头进来,很方便,九龙滩上,可以看江,绝了!”

老皮赶到的时候,一辆绿皮火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哐当哐当,仿佛回忆中那些年南下广东,摊在座椅上,被吆喝着花生瓜子矿泉水的列车员一脚踢醒的场景。

老皮看着眼前这个层高近6米、十分干燥的洞子,心动了。

 “看过了那么多洞子,这个防空洞是最干燥的。”朋友压低声音,悄悄地说。

“你去和老板谈谈,我不太擅长杀价格!”老皮答。

于是,几番砍价,这个洞子终于拿下。

“我们走了很多个防空洞,从没见到有这里这般干燥的,而且这里的防空洞常年温度自然恒温在15℃至18℃之间,天然适合收藏葡萄酒,所以,一下就看对了眼。”老皮说,以前是开着空调储藏,费用太高。如今,只需要在夏季开除湿机就能很好储藏,费用节省了近一半。

老皮说,他一直有个心愿——在重庆认认真真开一个酒窖,不是为了商业的盈利,而是想把酿制的葡萄酒好好地“藏”几年,将来让朋友来酒窖品一口真正的老窖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